赵家山

发布时间:2020-10-03 聚合阅读:
原标题:赵家山□温新阶赵家山的树好,村子周围那一丛丛的栎树都是好几丈高,树干疏疏朗朗,叶片墨绿厚实,像一个个高挑的姑娘头顶上烫得有些夸张的发型,让8月阳光的照射...

原标题:赵家山

□ 温新阶

赵家山的树好,村子周围那一丛丛的栎树都是好几丈高,树干疏疏朗朗,叶片墨绿厚实,像一个个高挑的姑娘头顶上烫得有些夸张的发型,让8月阳光的照射止于头顶。

庄稼也好,辣椒、烟叶、包谷、药材,样样旺相。

房也好,一栋栋的小洋楼静卧在阳光里,等待着夕阳过后晚风的抚摸,海拔1000米的赵家山,只要阳光道一声再见,从树林里挤过来几缕晚风,村子就有了凉意。

道路像村庄的血管,蜿蜒着伸向村子的各个角落。

汽车贴着地面滑行,光斑从车头跳到车尾。

一辆大众在水恩源安置小区的稻场坎边停下来,一坎的绣球花开得正闹。生活惬意的人花养得好。

看到这一幅幅美丽的图画,你实在想象不出赵家山往日的情景。

赵家山属于喀斯特地貌,空山,盛不住水。所以,祖祖辈辈缺水。下雨的时候,盆、桶、坛、瓮、钵、盂、锅、碗全盛着水摆满了屋子,屋檐上挂着竹笕,把水收集在屋旁的水坑里。阳光炽烈,水坑里的水一天比一天浅,最后坑底的泥巴也晒干了,白生生地刺眼,可太阳依旧像悬挂在中天的一只大铜盆,光芒四射。

天旱了,赵家山人顶着星星到宜昌市夷陵区的黄马河去挑水,一去一回二十多里,去下坡,回来上坡,一担水挑回来,太阳就老高了。有个叫张代奉的在黄马河挑水,挑到半路上,桶系断了,一担水全泼了,一只水桶顺着山路滚了好远,一个大人,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从山路上路过的习代义老人见了,忍不住鼻子有些发酸,他帮张代奉捡回水桶,回到家帮张代奉换了桶系,又从自己水缸里舀了一担水让张代奉挑了回去。这是多么重的情分,第二天,张代奉挑了一担水来还给习代义老人,老人家家里没有人,他一直等到老人家里回来人,把一担水倒进水缸里,才安心回家。月上树梢了,张代奉往家里走的时候,耳边回响的是水倒进水缸的声音,那声音是那样悦耳,那样动听!这一晚,他梦中总是哗哗的水声。

水,是赵家山最珍贵的东西,一盆洗脸水洗一家人,还不能倒掉,晚上还要洗脚,再端去喂牲口。谁家里过喜事,不写份子钱,送上一担水,那是大礼。有户人家生了孩子整“喜三”酒,孩子的三外公从黄马河用50斤的塑料壶背了一壶水,那面子比亲外公还要大,开席时稳稳当当地坐了上席。那时干部们下乡到赵家山,衣服呀挎包呀全得自己抱着,吉普车后备箱塞满了大大小小的装满水的塑料壶。

赵家山人做梦都想啥时一觉醒来,村里到处是汩汩流动的清泉。老书记带领大家修水窖,政府给补贴,后来,老书记又组织大家在燕窝池修了一个蓄水20000多立方米的大水塘,可是,蒸发渗漏,天干时不够全村人挑水不说,一塘死水,时间一长,发黑发臭,水中生长了无数的跟斗虫。燕窝池的死水,没有能擦掉赵家山人心头的愁云。

赵祥华上任当了赵家山的书记,他本来开着超市,生意做得很好,上面要他来当村里的书记,觉得他有能力、有责任心,能把村里的事办好,他上任时也表了态,有一件事他没有说出来,那是他心里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是为这事才来当这个书记的。这件事就是找水。

恰在这时,保康尧治河九路寨一家矿业公司因为探矿竟然钻出水来了,九路寨也是喀斯特地貌,那儿能钻出水来,别的地方就不能钻出水来?县里决定要试一试。

在哪试?大家想到了赵家山,想到了赵祥华,赵祥华觉得这是好事,立马应承下来。2016年10月,保康打井第一钻在赵家山下钻了。

赵祥华在钻头旁守了五天五夜,钻头已经钻了接近300米,不仅没看到一滴水,井口还下陷了3米多,技术人员说可能遇到了天坑,第6天早上,轰鸣声突然停了,技术员哭丧着脸告诉他:钻头断了。这可是一百多万的钛合金钻头啊,就这样报废了?

赵祥华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头发大把大把地掉,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时,县领导给了他安慰,给了他力量,“老赵,怕什么,县委、县政府支持你,九路寨能钻出水来,赵家山也行,再搞。”

赵祥华从武汉地质大学找来专家重新勘测,重新选址,反复比较,反复论证。2017年4月1日,钻井的机器再次轰鸣起来。赵祥华一天到晚守在钻头旁哪都不去。很快,打出来的渣开始伴着水被吸出来,赵祥华和村民看到了希望。4月12日,工程队钻到483米的时候,出水量达到了100多立方米,专家团队宣布:赵家山的机井正式出水,日出水量可达到80至110立方米,可解决800人的饮水问题。

赵祥华连忙给县领导打电话报告这一喜讯,话说完了他没有关机,他要让领导在电话里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这鞭炮是附近的老百姓自发买来燃放的,祖祖辈辈缺水的赵家山马上就能吃上自来水了,这喜兴可是生个儿子娶个媳妇的几百几千倍,不放个鞭炮那份高兴劲儿憋在心里头怕憋出毛病。

自来水厂建起来了,管道安起来了,清亮亮的井水彻底洗却了蒙在祖祖辈辈心头的阴翳。

那些过去只是摆设的太阳能热水器、全自动洗衣机都用起来了,一直锁着门的卫生间打开了,姑娘们的头发洗得顺溜发亮了,压在箱子里的亮色衣服穿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产业发展起来了,我们在王树强的养猪场里,看到员工正在用水龙头清洗猪舍,猪们把头伸进饮水器里一碰开关,清水就流了出来。过去王树强一直想养猪,但是人都没水吃,咋敢养猪?有了自来水,才把养猪场办起来,去年就赚了70多万。在种烟大户杨培林的烤烟棚里,我们见到了正在用自动化烤烟设备烤烟的杨培林,他告诉我们,过去没有水,怕天旱炕死烟苗子,每年种个三五亩,现在有水了,种了100亩烟叶,流转了附近村民的土地,村民来他这里打工,带动了十来户农民脱贫,自己也有了可观的收入。或许不知道怎样表达他的激动,他为我们每人烧了一个包谷,他挑了一大片包谷田才挑出几个青壳的包谷棒子,毕竟季节已经入秋了,包谷已经有些老了,半老的烧包谷你慢慢咀嚼,有一股说不出的甜蜜和芳香……

有了源源不断的活水,赵家山变得鲜活光亮,也为其他村树立了标杆,保康又成功打出了9口井,54个村的村民吃水的问题基本解决……

离开赵家山时,晚霞已经染红了山山峁峁,夕阳中的那些小洋楼的白墙变得金黄。

车子徐徐离开漂亮的水恩源安置小区,后视镜里,还在招手的赵祥华渐渐向车后退去,这位朴实内向的汉子,不会停下前进的步伐,有了水,他要用这汪汪碧水喂养出一个更加美丽更加富饶的赵家山,一个村子要成为一幅色彩艳丽的画,一首传唱不绝的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