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九章:从基本形势预见流动性危机,成为市场之王(2)

发布时间:2020-08-05 聚合阅读:
原标题:《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九章:从基本形势预见流动性危机,成为市场之王(2)复制以下链接地址到浏览器播放收听音频:https://mp.weixin.qq....

原标题:《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九章:从基本形势预见流动性危机,成为市场之王(2)

复制以下链接地址到浏览器播放收听音频:

https://mp.weixin.qq.com/mp/audio?_wxindex_=0&scene=104&__biz=MjM5NTMyNTc0OQ==&mid=2650211384&idx=2&voice_id=MjM5NTMyNTc0OV8yNjUwMjExMzgz&sn=58587b95d25266a66cbb2f6a7505cfd2#wechat_redirect

来自期乐会

00:00

11:19

上一篇: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有声书第九章:从基本形势预见流动性危机,成为市场之王(1)

第九章

从基本形势预见流动性危机,成为市场之王(2)

“我听不到你和他的耳语,”他咯咯笑着。“但是我听到了他发给纽约营业厅的电报上的每个字。

好几年前我学会了发电报,当时我的一份电报被弄错了一个地方,结果和他们大吵一场。

从那之后每当我要像你刚才那样办事的时候——向电报员口授交易指令的时候——一定要确保电报员发出的电报正如我口授的内容。

我知道他以我的名义发出的内容。但是你会后悔卖出阿纳康达的。它要涨到500。”

“不是这一趟,奥利!”我回道。

他瞪着我,对我说,“你口气不小嘛。”

“不是我,是纸带!”我说。那里没有报价机,因此没有行情纸带。但是他知道我指什么。

“我听说过那些伙计,”他说,“他们盯着纸带,眼里看到的却不是价格,而是一张股票到站、出站的铁路时刻表。不过他们都被关到墙上装了衬垫的精神病院病房里了,这样才不会伤着自己。”

我一句也没回他,因为就在这时营业部的小伙计送来了成交报告。他们在299 ?卖出了5000股。我知道这里的报价稍稍落后于市场。

当我向电报员发出卖出指令的时候,棕榈滩营业部报价板上的价格是301。

就在那一时刻,我有很确定的感觉,纽约股票交易所场内该股票的实际交易价格一定更低,要是有任何人提出愿意以296的价格从我手中接过这些股票,我一定一口答应,并且开心得要死。

刚刚发生的事情说明,我从来不以限价方式交易是对的。假定我把卖出价格限定在300,结果怎样呢?(期乐会官方微信公众平台ID:qlhclub)我就绝不可能脱手了。不,先生!当你想离场的时候,一定离场。

现在,我的股票成本价差不多在300。他们在299 ?脱手了500股——我指的当然是整股。下一笔是1000股,在299 ?卖出。

然后,100股,299 ?;200股,299 ?;200股,299 ?。最后剩下的股票在298 ?脱手。哈丁公司最聪明的场内交易员足足花了15分钟才能脱手最后那100股。他们不想把口子撕得太大。

在接到最后一笔多头股票卖出成交回报的那一刻,我开始做我这趟上岸真正想做的事情——那就是,卖空股票。这是不得不为。

市场在肆无忌惮地回升之后,正乞求你来卖空。嗨,人们正开始重新拾起看多的话头呢。然而,市场演变轨迹告诉我,回升行情的路已经走到头了。现在卖空是安全的。这无需多想。

下一天,阿纳康达开盘价低于296。奥利弗·布莱克满心期待它进一步上涨,一大早就来到营业部,希望亲眼目睹该股票跨越320。

我不知道他做多了多少股,一股没有也说不定。不过,当他看到开盘价的时候,没有哈哈大笑;该股票当天后来进一步走低,当时他也没有笑;我们在棕榈滩得到的最新报告说,该股票根本没有市场,他还是没笑。

自然,对任何人来说,这就是他需要的全部验证信号。我的账面利润每个小时都在不断增长,不断提醒我,我是正确的。

当然,我卖出了更多股票。什么都卖!这是熊市。所有股票都在下跌。再下一天是星期五,华盛顿生辰纪念日(1)(图6.1、9.1)。

我不能再待在佛罗里达钓鱼,因为我已经建立了相当大的空头头寸,对我来说很大。我必须赶回纽约。那儿谁需要我?我自己!棕榈滩离市场太遥远、太偏僻了。来来回回打电报,耗费了太多宝贵时间。

图9.1

本图译者辑自【美】肯·费雪的《华尔街的华尔兹》(第89页,刘雨译,中国青年出版社,2008年)。

利弗莫尔在1906年下半年已经开始看空股市,但是没有耐心等待时机,过早卖空又不得不斩仓,以至于把他在旧金山大地震期间获得的25万美元赢利损失殆尽。

不过,他终于学乖了,1907年既看空,又有耐心等待时机,还能采取逐步建仓的试错方法,终于获得重大赢利。

我离开棕榈滩,返回纽约。星期一,我不得不在圣奥古斯丁消磨3个小时,等下一趟火车。那里也有一家经纪商营业部,在等车的空档里我自然必须去看一看市场今天的表现。

阿纳康达从上一个交易日向下突破了几个点。实际上,它从来没有停止下跌,直到当年秋天大崩溃之后。

我赶回了纽约,继续做空了大约4个月(图9.1)。和往常一样,市场时常出现回升行情,我总是先平仓然后伺机再卖出。严格说来,我并没有持股坚守。

请记住,我曾经亏光了从旧金山大地震的崩跌行情中挣到的30万美元的每个子儿。当时我是正确的,却依然免不了破产。

现在我谨慎从事——人在走完背运之后,终究有时来运转的时候,即便不一定能好到极点。挣钱的办法就是挣钱本身。挣大钱的办法就是精准地在恰当的时机选择正确的一边。

在这行生意中,人必须既考虑到理论,又考虑到实际。投机客一定不能仅仅当一名学生,他必须既是学生,同时也是投机者。

我干得相当漂亮,虽然从我现在的角度看,当时在战略上还有不足之处。夏天开始的时候,市场变得沉闷起来。看来,不到仲秋之后,肯定没有什么大行情可做了。

我认识的每个人要么已经去了要么正打算去欧洲旅行。我觉得,去一趟肯定对我有好处。于是我出清所有头寸。当我开始向欧洲航行时,(期乐会官方微信公众平台ID:qlhclub)我的盈余比整百万美元的四分之三稍微多一点。在我看来,这个数字像是一笔盈余的样子了。

我在艾克斯温泉镇逍遥。我为自己挣来了这趟休假。揣着大把钞票、和朋友们熟人们以及其他悠游放松的人们一起呆在这样的地方,实在太好了。

在艾克斯,所有享受都来得轻松愉快。我远离华尔街,脑子里几乎没有闪过一丝关于它的念头。我敢说,这里的度假胜地胜过美国本土的任何一处。

这里我不必听人讨论股票市场。我无需做交易。我有足够的钱来维持相当长时间的开销。不仅如此,当我回去的时候,我还知道怎样做能够挣到更多利润,比我夏天在欧洲的开销多得多。

一天,我在《巴黎先驱报》上看到一则从纽约发来的报道,斯梅尔特冶炼公司(Smelters)宣布额外增发红利。他们做庄推高了该股价格,整个市场相当强劲地回升。

看到这个消息后,对我来说艾克斯温泉镇的一切都不同了。这个消息明白地显示,多头圈子依然负隅顽抗,绝望地对抗基本形势——对抗普通的常识和普通的诚实,因为他们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他们施展这样的诡计,意图在风暴到来之前推高股市他们好出货。

也可能他们真的不相信危险的局面如此严重,或者如此迫在眉睫,和我的想法不同。华尔街大佬们的想法往往倾向于一厢情愿,正如政治家们或者寻常的肥羊们一样。我不允许自己以这种方式思考。

在投机者身上,这样的态度是致命的错误。或许炮制新证券或者推销新企业的投资银行家有本钱沉湎于满怀希望的幻觉之中。

我清楚,一切多头操纵无论多么天衣无缝,在熊市行情下都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我在读到那则消息的一刻便知道,只有唯一的一件事可以安心地做,那就是卖空斯梅尔特。

嗨,内部人士的行径无异于跪倒在地求我这么做,因为他们就在发生货币恐慌的边缘提高了股利率。

这就象在少年时代别人挑战你“敢不敢”时那样令你激怒。他们挑战我不敢卖空这个特别的股票。

我打电报发出了一些卖空斯梅尔特的指令,也建议我在纽约的朋友卖空它。当我从经纪商那里拿到成交回报时,看到他们做到的成交价格比我曾经在《巴黎先驱报》上读到的报价低6个点。这就向你揭示了当前形势。

我原本计划当月底回巴黎,3个星期之后航行回纽约,但我一从经纪商那里得到成交回报的电报,就动身返回巴黎。到达巴黎当天,我打电话给蒸汽船公司,发现下一天就有一趟快船前往纽约。于是赶上这趟船。

就这样,我返回纽约,比我原先的计划几乎提早了一个月,因为在这里做空市场最令人安心。

我手上的现金远超过50万美元,都可以用作保证金。我的回报不是来自我看空,而是来自我的行动服从逻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