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华艺术采风系列:俄罗斯游艺乐?

发布时间:2020-08-02 聚合阅读:
原标题:唐鼎华艺术采风系列:俄罗斯游艺乐?唐鼎华艺术采风系列俄罗斯游艺乐要去俄罗斯了,有些兴奋,那个曾经让人做过白日梦的地方。什么“土豆烧牛肉”、芭蕾舞《天鹅湖...

原标题:唐鼎华艺术采风系列:俄罗斯游艺乐?

唐鼎华艺术采风系列

俄罗斯游艺乐

要去俄罗斯了,有些兴奋,那个曾经让人做过白日梦的地方。什么“土豆烧牛肉”、芭蕾舞《天鹅湖》、加加林登月球等等,都发生在那里。还有童话《渔夫和金鱼的故事》,诗歌《海燕》,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安娜卡列尼娜》,绘画《查波罗什人写信给土耳其苏丹王》、《前方来信》、《旗手》、《黎明》等等,伴随着我们这一代从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年,一路成长。

说到俄罗斯,就会泛起做浙美学生那个年代的记忆,在外国美术史的课堂上聆听浙江口音的老师高声说着“书里酷符”(苏里可夫)、“立瓶”(列宾)及他们的代表作《伏尔加河上的牵夫》、《近卫军临刑的早晨》……

笔者上大学是一九七八年,文革结束,“四人帮”倒台不久。那时,刚从“牛棚”里解放出来老教授,憋屈了数年回到三尺讲台一吐为快。充满着激情的课堂,给大家留下了磨灭不了的印象。其中就有俄罗斯的历史与文化。

记得那个留苏的老师说到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时,眼神迷离,喝过洋墨水的嘴角上挂起了骄傲,让学生羡慕与遐想。

红色苏联的绘画艺术及契斯恰科夫美术教育体系,由这些留洋的前辈带了回来,他们在美术舞台上话语数十年,对我们这一代人影响极大。从基础教学到绘画创作,都是学习苏联那一套。许多苏联现实主义的创作作品深深打动过我们,影子到今天仍然没消失。

噢,记忆深处还有童年时光,抹不掉的苏联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列宁在十月》。“面包会有的”那些电影中的情节,反复看了多少遍?许多台词现在还能背。屏幕里俄罗斯的建筑,俄罗斯人的服饰,吃的、用的所谓的异国情调,再有宏大的战争场面,骑兵、战车、冲锋号声、乌啦声、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炮打冬宫的轰隆隆的炮声……。

现在有钱、有时间,到国外去看看,把听说的、书中的、图画中的、电影电视中看到的,亲身去感受感受,算是一个退休人员的乐事。

东走西游高兴中也伴随着困扰,似乎样样事都是一分为二才会平衡。出远门最大的苦恼就是大半的时间在飞机与汽车上度过,还有那些不愿意参加的购物项目,“无聊”把身心搅得的疲惫也很无奈。

出发了。先坐大巴车从无锡出发到浦东机场,要死坐三小时的车,到了机场还要坐等到明天凌晨四点!噢,还没算从家坐地铁到无锡的集合地点那一段路程。

坐在明亮的候机大厅里想睡不能睡,晕乎乎地闭目养神,朦胧中听到广播中说“对不起,由于空管,飞机晚点了一小时,请大家耐心等待”。

坐上登机的渡车,天已经蒙蒙亮了。滿天的彩霞把机场染成桔红色,四周的氛围变得温馨起来,给人从视觉到心里带来一些愉快,似乎被老天安抚了一下一脸的焦虑,心情开朗了。

从渡车下来爬上飞机,机门口迎面欢迎我们的俄罗斯空姐有点上了年纪,但气质是在的,淡淡灰色的眼眸,粟色的头发,尖挺的鼻子,带着迷人的微笑很是捉摸不透;胸和腰起伏的曲线搭配的站姿、手势显得那么的高雅。空姐也是代表一个国家的门面,从形象到气质都是百里挑一的。

说起西洋美女,因坐俄航班从候机厅到安检处,眼前晃动的俄罗斯美女还真的很多。那些高大的要仰视,那些健壮的胸大屁股也大,只有那些娇小苗条的才可人,还有些特别抢眼的光头、大尖鼻子等,有点美中加些别致,当然这是个人的审美哈。当你的眼睛和她的目光相碰撞,她会报以微笑,显得很文明,反而自己不知所措,也只能浅浅地回笑一下,不知道她们是怎样的反应。

飞机起飞了,窗外的房子越来越小,地面好像跷了起来,街道横竖与河流湾曲,房屋的反复与整齐有序,城市变得像一幅图案那样。

飞机到了高空窗外没什么可看的,一朵朵白云静静地挂在眼下,飞机好像不飞了。就这样要坐四五个小时,脚开始叫麻,背开始哭痛,屁股也在笑疼。碰到气流,飞机的晃动又让人有点怕。都说坐飞机安全,可碰到强气流,又听着广播中“请系好安全带”!精神上还是有点紧张。

飞行平稳了,心烦气躁也缓和了,空姐推着餐车来送饮料,在抬手开瓶盖或提咖啡壶到倒饮料之际;从柔声问要什么,再到头的转动;及另一手放到背后,低头弯腰,一系列连贯的动作中让身体曲线的节奏变化显露出了流畅与优美,不是有意的表演,是自然中反映出训练有素的十足的迷人韵味。

在机仓里俄罗斯美女很抢眼,上机时不用扫视寻觅,前后左右都会见上一二个。可飞机飞行中只有上厕所时她走过我身边或我走过她身边才相遇,也看不了几眼。还好心里想着就发现前面坐着一个美女,虽只是在椅子与椅子的间隔中偶尔看到她的背影,但后脑金发与转动时侧面的轮廓仍然是迷人的,特别是长长的眼睫毛,感觉有点假,可比假睫毛耐看多了。

无聊有时也会生发出别样的无聊。俄罗斯飞机上没有视频播放器,可以看电影消磨时间。转头望着窗外晴空万里,能看到下方西伯利亚的起伏山峦。在阳光照射后大地影调的深深浅浅及山脊扭动变化的形象;一朵云走过来遮挡了阳光,一大片深色的阴影弄得眼下虚虚实实千万里。一片又一片青灰色的群山,偶见一洼碧蓝色的湖泊镶嵌在其中。再看天际线上纯湖蓝色的天空,显得安祥平静。

前面喝了两口蕃茄饮料,酸酸甜甜的。息了一会,舌头舔一舔粘在嘴唇上的滋味犹在,这种饮料第一次吃,不能说有什么特别的新鲜感,它和吃肯德基或汉堡王吃土豆条的调料蕃茄酱一个味,只是别的航班上没有。用餐巾纸擦一下嘴唇,浅浅红色蕃茄汁的印痕残留在上面。

喝完了饮料就傻等着一会儿吃饭,当空姐手指着餐车上鱼与鸡的图案,点左或点右地晃动,知道只能选择一样吃的。鱼有刺麻烦!就点了鸡。热呼呼的饭盒有点烫,配餐的点心包装盒上印着简单的几何花纹,浅绿的色彩没有光泽,纸质也软软的没有诱惑力。饭盒打开,见一半米饭一半豆子鸡块,热气带着香味扑鼻而来。再看点心,内容有克力架、鸡肉末、面包、黄油、酸奶;餐具有塑料的叉刀勺及餐巾纸等。

可能机上用餐有大飞机与小飞机的区别,有一次坐飞往法国的卡卡尔航班,大机横排十二座。飞机饭是属法式还是阿拉伯式不懂,包装很豪华,体量也大;里面的内容又多,口感很特别,蛮好吃的;餐具从材料到做工都很讲究,当时没舍得丢掉,擦了一下收藏了。

看着眼下的食物将就着吃了起来。眼睛无意中被两边的俄国人吸引住?一边的胖妹在油煎鱼块上撒些糖!然后二手刀叉并用细嚼慢咽;一边的帅哥用刀剖开面包然后涂上果酱又一边抹上黄油,一边又挤上些奶酪,接着再放些鸡肉沫!三层夹心着吃。噢!吃要有道道,味道才会出来。见他们慢条斯理的那些动作,有一种讲究优雅与风度的范!似乎知道吃会被别人看到,手、嘴、头、眼睛,全身的动作抑扬顿挫温文尔雅一点不马虎哈。

坐汽车是旅途中不可少的,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其中住宿吃饭来来往往都需坐车。车上时间长了,摇摇晃晃地容易瞌睡。一般说上车睡觉、下车尿尿,但还是会被导游的唠叨闹醒。“醒醒啦!”我们的领队是个东北汉子,后来又上来一个地陪,是个东北姑娘。地陪初见像个男孩,短发,开了口才知是女生。一段历史几个故事讲述得也蛮动听的,加上东北人的嘴巴油,插科打诨能说会道。讲讲讲讲,说到了俄罗斯的特产,这样好,那样好,知道明天要购物了。

旅游节目中有购物内容最讨厌,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似乎每个旅游点都有宝石、首饰、神药什么的,忽悠游客用钱。一个俄罗斯帅哥拿着外国腔的普通话介绍着蜜蜡:这是儿子密蜡、这是父亲蜜蜡、这是爷爷、这是太爷爷,还有这是儿子又是爷爷,讲石头的年龄算是别出心裁。有点像说相声,油腔滑调中带着喜感,拉近了中国游客的距离,是否愿意挖口袋就看他接下来的噱头,眼下还是吸引了不少大妈和少女。

买东西一般男的不喜欢首饰,跟着女人屁股后面凑个热闹。现在摆阔的也少见,只有女人叽叽喳喳的,东看西瞧不知什么时候肯下手。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大款的东北妇女大声嚷嚷着要给女儿买个蜜蜡挂件,这件、那件让女营业员试着挂在颈脖子上,俄罗斯女孩白质的皮肤与金银镶嵌的宝石相互映衬显得光彩夺目。东北妇女用手机视频来和女儿交流,征求意见的声音很张扬!喊着要给她买这个或那个,可女儿却说不要!把充滿商机而喜上眉梢的营业员一下又一下地凉透了心,而尴尬的东北大妈没了显摆有钱的机会。

去普通商店买东西少了翻译就麻烦了,那些营业员不会讲中文,也不会讲英文!有位阿姨为了把零钱用掉又不想再生出零钱,指着柜台上苹果又拿出零钱说道“用这些钱买些苹果”,售货员不知所以然。阿姨用英语讲不通,就换用中文讲,只见相互摇头摆手叽哩哇啦。声音把保安引来了,保安见没什么不文明,又搞不懂什么事,就把店长叫来了;

帅帅的店长聪明的样子也蒙不出一个道理,傻乎乎转眼挠头装一休。搞不定的阿姨急中生智,一个一个苹果买,这样可以把握买几个苹果可以把零钱用掉。卖买过程结束,阿姨笑了,一边的俄国人也露出了明白的微笑。这样的举动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曹冲称象的故事,用一块块石头测出大象的体重。嘿,阿姨聪明!

有人说到国外玩什么,看教堂,到俄罗斯也是看教堂。走进教堂暗乎乎的,头顶上方高高的窗户射进一束束的光线,圣像处闪烁着明亮的蜡烛光,三三二二的信徒轻声细气地站立着祷告,或默默地行走,里面形成黑乎的一团一团人群,情形肃穆庄严。走近侧目细看,信徙们从表情到细微的动作,真诚!她们手持着蜡烛嘴里喃喃自语,猜不透的愿望。

国内的庙宇不多去,偶尔写生途中见寺庙也进去拜一拜。记得有一次进福州观音庙,见烧香拜佛的男男女女很多。听说这里的观音很灵,是负责给他人“送儿子的”,是送子观音。

一般烧完香的祈求者要到门口一尊童子像前掀一下兜肚,看是男孩还是女孩,但只能看一次,由此来预测生男生女。一起进庙的兄兄调皮,两个童子都掀了一下,一看,哇!都是男孩!虽然违了规,但有求必应,后来他果真是生了儿子。

现在看着俄罗斯的男女老少伸长着脖子,睁大着眼睛仰望着圣母像,似乎在等待着指点迷津,又充满着有求必应的信心。圣母抱着圣子,表情是那么温柔慈爱,她在倾听他们的祈求吗?会去救苦救难?还有什么?

不是信徒的游客听着导游讲着故事,教堂墙壁上有对应故事的壁画,画得很逼真。导游指着画中人物讲解教堂的来历与他们的因缘。故事大多是劝人为善及好有好报的情节。

恍恍惚惚中,有穿黑袍的修道士或修女走过,眼前他们似画中的一部分,可一闪而过。

早期西画追求写实,细节刻画很精细;又注重光影效果,和生活中的视觉现象很贴近。我们到冬宫参观,豪华的厅堂内,四周的墙上挂满了油画,那些描绘帝王将相的,宗教与神话故事的,都呼之欲出。

因每个房间内都挂满图画,太多了没时间慢慢地品读。但这么多藏品中没有见到列宾、苏里可夫等俄国大师的作品,却看到了西板牙的伦勃郎,意大利的达芬奇、拉斐尔等欧洲著名大师的作品。

导游又在喋喋不休地讲故事,什么《浪子回头》中的老父亲激动地对着归来的小儿子说:天天盼夜夜想,儿啊爹担心见不到你……。又说:看在阴影中的哥哥一脸的寒气、冷淡……你们看老父亲的一双手,一只手大,一只手小哈!大的是男人的手代表坚强,小的是女人的手代表温柔。这就是艺术,不是画错了哈。

早期的人物画一般都注重情节,画前都有一个故事的文本,但画面具体的处理是每个画家自己的事。伦勃郎擅长用光来塑造人物,营造画面的氛围。这幅画颜色上黑色、深棕色、红色、黄色交融,画面金光闪闪,很抓人眼睛。至于情节如果不听故事,只能凭自己的猜测了。

导游建议:“坐游艇去看看涅瓦河吧,她是彼得堡的母亲河,两岸汇聚着圣彼得堡最美丽的建筑,风光如画,加上船上有俄罗斯美女舞蹈表演,还可以品尝美味的鱼子酱、伏特加,性价比好高哈!”这是个自费项目,导游推销很卖力,出来就是花钱的,旅游途中坐一下船,息一下游览在冬宫站累的脚,变化变化游兴节奏,从另一个角度去感受俄罗斯,建议不错。

穿过跨河桥梁看着宽阔的水面和流动的河水,再看二岸的老建筑,似曾相识,有点赛纳河的感觉?还是有点多瑙河的感觉?欧洲许多城市都注重沿河的建设,这是他们的门面。

坐在游艇上望着窗外,河风带着水的气息拂面而来。手下方的桌子上放着伏特加和果汁,果盆里有草莓,餐盘中有点心,点心上垛着一点鱼子酱,四周还有一些糖果。

一会儿音乐响起,船长一脸热情洋溢的叽里呱啦讲了二句欢迎来宾的客气话,听不懂但不会猜错。接着穿着俄罗斯民族服装的船工开始表演节目,演员的身份也是猜的。俄罗斯人是能歌善舞的,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声情并茂,让在座的游客跟着哼了起来。“深夜花园里……”听着原汁原味的歌曲,伴随着马达声和水浪的拍打声,游艇缓缓地在涅瓦河上前行。

坐在游艇上尝一下伏特加,细嚼慢咽地品着那一点鱼子酱,傻傻乎乎地看着冬宫、圣伊萨基辅大教堂、圣彼得堡要塞、涅瓦河大桥、海神柱等,这些错落有致的建筑和天空的云彩融合在一起,太美了!又有点名信片的感觉。一片乌云走过来衬托着教堂发光的金顶,还有海军博物馆处明黄色的尖顶教堂分外精神。

问“列宾美术学院在什么位置?”船上的讲解员说“过了,好像就是在前面教堂附近。”

“嘿!不知道算不算见上了一面”。转过头往后遥望,算是行了个注目礼。

船上的讲解员指着远处河畔的雕像说“看,那尊狮身人面像,是埃及国王赠送给沙皇的礼物,1832年从尼罗河好不容易运至圣彼得堡,如今成了涅瓦河上的一座守护神。”

看不太清的狮身人面像给了人们一点遐想,这个远道而来的“怪物”有多大的能量?

这时讲解员开始朗读普西金的《我站在涅瓦河上》,普通话不太标准,可音色蛮好听的,一本正经的,很投入。

我站在涅瓦河上遥望着

巨人一般的以撒大教堂;

在寒雾的薄薄的幽暗中,

它高耸的圆顶闪着金光。

白云缓缓地升上夜空……

迎面来的气笛声混淆在其中,成为了诗歌的背景音乐。

窗外见一艘军舰在落日的余辉中呈现,“这就是“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哇!《列宁在十月》中向冬宫开炮的军舰,三只巨大的烟筒!没冒烟。相比粗大烟筒的主炮就细了许多,二侧的大炮更不容易看出来,只有那耸立在天空的桅杆与纤细的绳索编织成了像没有音符的曲谱,它们高高在上要和云霞争美。看不到电影中的那般的威武,更没有轰隆隆的炮声。“阿芙乐尔”静静地停靠在岸边,和睦安祥地与暮色融为一体。

我们坐上了去莫斯科的火车。嘿,进车站没人剪票,上了车也没换票,列车员看了一下票就不见了人影,是信任?这是软卧车厢,气息有点老,但蛮贵族腔的,四人一间,上下床、一张茶几、一台电视机。床上的衣帽钩、床头灯,插座,开关,杂物网兜还有上下床的拉手、踏脚等局部配件,制作精致讲究。还有窗帘像锦旗,深红色绒布配有流苏。玩一天累了,拉上窗帘躺着傻看这些前苏联老大哥时期的富贵,琢磨着当时一般的百姓能享用吗?慢慢地睡了过去。

到了莫斯科,到了红场。这里是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市中心,是最古老的广场 ,是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场所,这里有俄罗斯的宗教新旧改革之争,有苏联解体前夕的“左右”之争。导游一路讲着许多故事,手指指着这里那里。

那时被沙皇流放的守旧贵族莫洛卓娃途经莫斯科大街,这里也是人山人海,但没有欢声笑语,只有哭泣与哀伤。无数护旧的信徒悲痛欲绝的迎送情景,被苏里可夫记录在他的画面里,这就是著名的《贵族莫洛卓娃》。

转眼“八一九”事件,红场局势失控,这里又是人山人海,同样没有欢声笑语,只有愤怒与激情。无数不同政见者围绕着苏联的生死存亡争论不休,到处集会,游行示威。“莫斯科居民冒着危险阻止坦克开进红场……”。

情节都很悲壮且沉重,和眼前的欢声笑语一派祥和几乎一点不搭界。而提到时下大型红场阅兵活动的内容,却激发起了电视里所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的雄姿与步伐的印象,还有内心充满着的自豪感。

这里是世界著名旅游景点,人潮如织,川流不息,各种肤色的外国游客跟随着导游的三角小旗,有急步快走的,也有瞻前顾后的;还有当地百姓匆匆忙忙地回家还是去工作的。再有相互寒暄咋咋呼呼听不懂的,有些可能是感情深的老朋友相见,男女相互拥抱亲吻,热情劲很真诚!也很感人。在咖啡店门口喝咖啡聊天的算是悠闲的,从古姆出来拿着冰淇淋嘻嘻嘻哈哈的算是吊儿郎当的,在无名烈士墓荷枪实弹的巡逻士兵算是一本正经的。再有街头拉琴的、身上套着卡通表皮装角色的、化装成苏联时期名人的,嘿!还有几个列宾美术学院的老学生在给美女画肖像,这些应该是营造艺术氛围的。

莫斯科红场的地面很独特,全部由石块铺成,走在上面想到儿时家乡的马路也是石块埔成的,现在在红场又重逢了,老路多少人踩过,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不远处是列宁墓,那个《列宁在一九一八》、《列宁在十月》黑白影片中的列宁,噢是真实的历史伟人!就躺在那里?童年的记忆和现实景象能关联起来吗?寻觅着十月革命的印迹,那段历史对于现今的俄罗斯来说意义是什么?

克里姆林宫钟楼上自鸣钟发出悦耳的音乐报时声,抬头仰望着尖顶上闪耀着红色的五角星,又是一个磨糊了又清晰了形象。四周有瓦西里大教堂、国家历史博物馆。走着走着,红场上的几个洋葱头建筑是最想看到的,它就是《青年近卫军临刑的早晨》中的背景形象。

这里有许多建筑的体量很大,显得笨重又强大,有大国的气派,还有那些雕塑也体量很大。自由活动时就是以朱可夫元帅雕塑处为有集合地点,远远地就能看到,不然差点迷了方向。

在飞机上打了个瞌睡,醒过来就到了西伯利亚了,这里还在夏天。感受不到一点寒冷,太阳当头照着。我们来到胜利广场,二战纪念碑巨大的像几座楼样的耸立着,近看黑色大理石碑上刻着的密密麻麻的文字,都是二战时牺牲的三万烈士的名字。地面上的长明火晃晃悠悠地闪烁着,几束鲜花默默地横躺着,巨大忧伤的“母亲塑像”低头哀思……

这里是俄罗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天都有学校选派优秀的中学生在此站岗执勤,也有军人教官辅导他们具体的持枪行走、立正、行军礼等,虽然他们的动作有些稚嫩,可还是严肃认真地做好每一个动作,让四周的参观者有所感触。

我们走在二战纪念碑的大道上,凉风习习很是舒服。路二边陈列着二战时期的苏联的坦克、大炮、火箭炮、飞机等,有几个顽童在武器身上爬上爬下。

这些武器都是孩提时期充满着向往的对象,那时收集的“洋牌”小画片上许多是描绘这些武器的内容,现在如此的接近,说不出的亲切与陌生感。抚摸着弹痕累累的武器,却嗅不到一点火药味,战争已经那么的遥远。可现在还能看到小区里的小男孩,手拿着玩具枪,玩着打仗的游戏,啪啪的射击声似乎在耳边响起,孩子的血液里还流传着国仇家恨?

希望这世界和平,不要有战争。

2020年夏月鼎华写

唐鼎华,1982年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现为江南大学教授、美术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无锡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江南大学书画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吴冠中艺术馆特聘画家。

1992年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

1998年无锡电视台拍摄并播放了专题片《用画讲自己的话一一记画家唐鼎华》;

2003年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观察与思考》;

2004年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感受与语言》;

2006年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唐鼎华作品集》;

2006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插图设计》;

2008年在香港中艺画廊举办《唐鼎华国画作品展》;

2009年在常州书画院举办《唐鼎华教授中国画作品展》;

2010年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二十一世纪画家个案研究.唐鼎华》;

2014年美术作品《无锡老百业》《天下惠安》入选十二届全国美展;

2015年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版《中国画欣赏》;

2015年“做年様”“梅花糕”“水偶戏”女子盆汤”入选全国首届插图展;

2017年《红军长征故事-女红军故事》入选全国第四届架上连环画展;

2017年《童年旧事》获“东升杯"全国连环画大赛优秀奖;

2018年《吉祥如意》获省“继往开来”画展优秀奖。

2018年《洛神赋》入选第五届全国架上连环画展

2019年《擦一下镜子照见童年》入选第六届全国架上连环画展

2019年《童年的货郎担》入选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乐艺会发布

谢绝未经同意自行拷贝至自己公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