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阶级分化严重,种族问题只是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附视频)

发布时间:2020-07-06 聚合阅读:
原标题:美国阶级分化严重,种族问题只是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附视频)编者按:6月5日,畅销书《百年变局》新书云发布会成功举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

原标题:美国阶级分化严重,种族问题只是社会矛盾的一个缩影!(附视频)

编者按:6月5日,畅销书《百年变局》新书云发布会成功举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贾晋京通过美国暴乱和疫情对国际未来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讨论,并提出黑人暴动表面上是种族问题,实际上是美国经济问题两极分化的外化表现。本文转自6月29日“观视频工作室”微信公众号。

贾晋京:美国乱成一锅粥了,看上去它的起因是这个种族问题,是白人的警察以暴力执法的方式导致了黑人的死亡,然后引起了种族为口号的冲突。基本上遍布美国70个以上的城市都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并且很多示威是非常暴力的。虽然说种族它是一个火山口,是一个突破口,但实际上反映的可能是美国积蓄已久的多方面的社会矛盾,这种矛盾是否也可以认为实际上是造成百年变局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丁一凡:这次爆发其实有几个点可以看得挺清楚的,一个就是说黑人特别不满意现在的情况,因为在整个疫情造成的各种各样的失业过程中间,黑人的失业程度远远超过其他种族,所以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另外从疫情发展的过程中间,黑人受到感染以及黑人的死亡比例,远远高过其他的种族,然后受了感染之后能不能治?特别是如果病危了以后要不要到急救室去,这些东西在美国的医疗制度里面,现在是需要你自己付的,黑人根本付不起这些钱,所以黑人的死亡率就远远的高于其他的种族,所以黑人是特别不满意的。

另外一个大家可以看出来最近美国的一个变化是什么?美国前一阵子因为新冠病毒的蔓延,因为经济的不景气,所以股市开始暴跌过几次。但是股市又回来了,说明美国的经济严重的两极分化,也就是说它的金融体系完全跟实体经济没有关系了,那些靠金融来赚钱人没有什么影响,但实体经济却一塌糊涂,这些事情都是体现出来美国社会的巨大的这种差异。在这样的差异之下,那么黑人要求美国政府给一个说法,所以就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但是特朗普总统有火上浇油之嫌,他说我就要示强,要动用军队,动员国民卫队,当然尽管他做了几次努力,现在因为美国国内的问题,他这些努力并没有完全成功,但是他要做成一个这样的形象,然后因为黑人暴动里面出现了打砸抢现象,有一些人观察到,在整个的打砸抢过程中间,有一些身着黑衣的白人专门负责在前面去开商店,然后号召黑人去抢东西,这个东西都很蹊跷,这些事情让人家感觉到有人在利用这场黑人的暴动想为其他的目的服务,别忘了今年美国是总统大选的年,现在美国白人仍然是社会中间的60%,所以对于选举来说,争取这60%的人主要来投你的票就很重要,如果利用黑人的骚乱,把特朗普打造成一个只有我才能救你们白人的这么一个救星的形象的话,那么对于他的选举来说,是不是就很利呢?这可能是这些所有骚乱背后的有一些操纵的势力在做这个事情。

贾晋京:我想美国现在发生的这种暴乱的形式它应该也是百年变局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个组成部分它体现了美国社会的这种巨大的撕裂,他们过去的这种贩奴史、殖民史形成了美国的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这种社会关系。同时另一方面实际上黑人现在在美国社会的处境,反映了贫富差距,反映了美国的这种阶级分化。实际上黑人很大程度上他也是下层阶级状况其中的一个缩影,但实际上美国处在下层阶级的应该也不只是黑人。在1992年那一年的时候,当时标普500的上市公司的这些高管们的平均的年收入,相当于标普500公司的这些员工层的平均年收入多少倍呢?当时是58倍。到2018年的时候,这个收入差距就已经超过了300倍,达到了312倍。所以恐怕是当今世界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西方国家普遍发生这种经济金融化,使得富人阶层和穷人阶层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并且两者之间互相没什么关系,甚而至于说在美国可能富人阶层都不拿穷人阶层当自个儿人,不拿他们当同胞,这个可能是百年变局当中发生在西方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社会阶层的分化和撕裂以及各自干各自的事情。

 丁一凡:过去在中国是还有其他的新兴经济体,没有实现工业化之前,发达经济体它们不是像今天这样的,它们也是靠工业化赚钱的,因为它们率先实现了工业化,所以它对工业制成品是有垄断权的。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原料出口国、资源出口国的利润一直是下降的,但是工业制成品国,它们的收益是一直有保证的,因为这样的不平等的这种经济格局,造成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边它们可以吃这种剪刀差,然后拿了大量的工业利润来做一些福利国家的事情。所以那个时候整个西方社会,包括美国、欧洲这些国家的贫富差距不像今天这么可怕。

这么大的问题实际上是后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趋势,特别是随着中国这样的国家新兴经济体国家加入了工业化的队伍,然后我们制出来的工业制成品,就成了当年它们的那种角色了,我们卖给美国的东西不可能永远降价,甚至我们做得越来越好,我们会不断地涨价的。所以我们和美国的剪刀差越来越大,我们的利润越来越大,他们的利润越来越少,而且这样的这种结构的经济关系产生了什么呢?产生了美国的工人不敢跟老板去谈工资,因为你要跟老板谈工资,老板就关工厂。

贾晋京:马上就把你解雇了。

丁一凡:就把你解雇了就撤了,我就跑到别的地方去生产了。美国人在最近特朗普政府里边或者特朗普周围的这些愿意跟中国打贸易战的这些家伙都认为要跟中国脱钩,要把这个事给再弄回去。但是美国现在有这种可能吗?他连基础的工人都找不到,基础的工厂的管理人员找不到,配套的工业体系整个现在漏洞百出,所以他再想恢复制造业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贾晋京:对,我特别同意这一点,就是美国想再恢复到以前那种制造业发展水平,甚而至于说在现在基础上,让制造业不是继续地衰退,而是扭转这个趋势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如果我们从整个体系的角度来观察世界的工业和产业的发展,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两个很重要的规律,一个规律就是全世界的产业体系,它这个产业链是越变越长的。比方说举个例子,全世界所有的各种民用产品里边产业链最长的很明确是大飞机,一架大型的客机它的产业的分工环节数有400万个以上,那么这么多个环节基本上决定了你每个环节至少得有一个人,而且有的环节它可能还得有几千人。所以只有大到像美国、欧洲、中国这样的经济体,一个经济体能有一个大型的大客机的公司,在此之前60年代的时候,它每个国家都有好几家的,甚至是七八家以上的,到后面80年代合并到只剩下一家了,这个就是分工链条越来越长,每一个产品越来越复杂导致的。波音公司今年从2月份到4月份,一架飞机的订单都没有,所以导致它刚刚宣布说要裁员16,000人,它整个产业链估计就是要中断,你几百万个环节就协调不起来了。

 第二个很重要的一个趋势和规律就是产业链只有越长才越能走向信息化、数字化,也就是说走向互联网化。如果把这两个趋势联系起来看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当今这个世界恐怕是可以说不仅仅是说西方越来越失去了这种能够使得产业协调分工能够做出整个一个产业链的这种能力,它这方面能力越来越衰弱。

 丁一凡:中国工业化过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它不仅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的趋势。中国很晚才开始能生产电冰箱,电冰箱你生产不了,洗衣机你生产不了,电视机你生产不了,这些工业制成品你都需要去花很多很多钱从国外进口,所以你想想这种这样的国际经济关系使得中国这样的国家给他们输送了多少财富,一旦中国工业化了以后,就把这个事情完全造反了,我们的能力就是能把所有的工业制成品都做成非常非常便宜的,这是中国经济今天对全世界的一个巨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