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的胜利:雅典军事改革推动了民主制度的更新

发布时间:2020-01-19 聚合阅读:
原标题:平民的胜利:雅典军事改革推动了民主制度的更新在我们印象中,古希腊城邦的各项政治制度设计合理、组织严密,深具特色,尤其是雅典的民主制度,更是数千年来政治制...

原标题:平民的胜利:雅典军事改革推动了民主制度的更新

在我们印象中,古希腊城邦的各项政治制度设计合理、组织严密,深具特色,尤其是雅典的民主制度,更是数千年来政治制度的典范。

但事实上,雅典的民主制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精英阶层的有限民主,而非整个城邦的普遍民主,只是在雅典历史的末期,由于军事改革,才将城邦的公共权力下沉,建立了名副其实的民主制度。换句话说,雅典末期的军事改革,不仅改变了战争样式,同时推动了民主政治的发展,可谓一场平民的胜利

古希腊传统作战方式

整个古希腊,除了斯巴达的军事文化特立独行,包括雅典在内的其他城邦,在军事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雅典的军事制度是传统的民兵制度——城邦没有常备军,只有在战时才会集结公民兵,而服兵役是公民的义务。

之所以不设常备军,是因为古希腊的战争样式相对简单:围绕着粮食进行的限时野战。

进攻方杀入对方的领地后,对庄稼进行破坏,以迫使对方在断粮的情况下投降;

防守方要保住自己的粮食,必须集结军队在敌人进行破坏前于野战中将对方击败。

重装步兵

因为战争样式简单,希腊人的军种也不复杂,战争主力基本上就是重装步兵。重装步兵一词在希腊文中称为“hoplite”,名字源于士兵的大盾“hoplon”,从字面上理解,重装步兵就是手持大盾的士兵。一般来说,重装步兵会身穿重甲,装备一支2米左右的长矛,再带上标志性的大盾“hoplon”。

重装步兵作战时,会排成一个纵深8至12层的方阵。交战双方各自排出方阵,互相冲击,直至一方溃散,战争结束。从军事角度看,古希腊人发展出重装步兵方阵其实有点匪夷所思,毕竟希腊山地多平原少,不太适合大方阵作战,另外,山地适合远距离的投射武器,但希腊人却没有弓兵之类的远程兵种。

重装步兵与弓兵

公元前490年,第一次希波战争时,雅典倾全国之兵于马拉松与波斯军决战,整个重装步兵方阵没有任何弓箭手和骑兵的掩护,对此,希罗多德在《希腊波斯战争史》中记载,波斯人称希腊人的纯步兵方阵是“疯子一般的行为”。

古希腊的战争样式在外人看来很奇怪,但事实上,却跟其政治制度相辅相成。

古希腊的城邦实行民兵制,由城邦公民负责保卫城邦,非公民只能从事生产活动,不能参军。公民不是职业军人,他们有参军作战的义务,却没有训练的要求,想让他们掌握骑术和射箭等专业技术并不容易。另外,由于重装步兵防御力很强,方阵战中民兵基本上不需要特殊的训练,只要排成阵型向前冲击就行,连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都曾数次披甲上阵。对于欠缺军事训练的人而言,这种战术虽然简单粗暴,但却十分高效。

从效果方面来说,重装步兵比起其他兵种优势明显。当时的远射武器,比如弓箭、梭镖对于全副武装的重装步兵没有明显的杀伤力,故此即使重装步兵欠缺机动力,追不上轻步兵,但轻步兵同时也无法对重装步兵结成的方阵造成很大伤害。

在古希腊的农业社会中,保卫粮食是战争的目的,重装步兵方阵不需要强大的机动能力,只要在城邦周围赶走入侵的敌人即可。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希腊跟波斯频繁冲突,希腊人作战的空间拓展了,战场不仅仅是城邦周围的农田,还多了远离家乡的陌生异域,重装步兵功能的单一性缺点开始凸显,另外,由于重装步兵过于依赖精英阶层的公民,限制了其战斗力和持久性,所以,希腊各城邦都在积极进行军事制度的改革。

重装步兵

改革后的古希腊军事制度

公元前490和479年的两次希波战争决战,希腊联军基本上全是重装步兵,虽然他们战胜了波斯人,但通过这两次战争,雅典人开始意识到骑兵、轻步兵和海军的战术价值。

自公元前479年开始,雅典已着手建立一支战斗用的骑兵和轻步兵(弓兵)部队,以便在战场上掌握更大的优势。历史学家色诺芬(Xenophon)也留下了两部有关于骑兵的短篇:《论骑兵指挥官》(On Cavalry Commander)和《骑术》(On Horsemanship)。由此可见骑兵的重要性不断提升。从多方面看,希波战争对整个古希腊历史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甚至可以认为其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古希腊的军事和社会结构。

伯里克利(Pericles)

据《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记载,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前夕,为了对抗战斗力更强的斯巴达,伯里克利(Pericles)组织了1200名骑兵和1600名弓兵,另外,第二次希波战争由于希腊在萨拉米湾海战击破波斯舰队,最终奠定了胜利基础,所以,雅典藉此机会成为了海上霸主,他们认识到海军的强大实力,不断扩充舰队规模,增加海军数量。

萨拉米湾海战

综上所述,雅典的军事改革,以骑兵、弓兵和海军的扩张为内容,象征着雅典战争模式的立体化和复杂化,而这场军事改革,最终又推动了政治制度的改革。

军事改革引起的政治改革

伯罗奔尼撒战争持续了27年,从公元前431年开始,一直到公元前404年雅典沦陷为止。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不仅改变了雅典和斯巴达的力量对比,同时也改变了雅典的政治生态。由于雅典在战争中进行了大胆的军事改革,将大量非精英阶层的居民吸纳进军队,弱化了公民兵制度的重要性,使得非精英阶层开始掌握政治话语权。

陆战的变化

伯罗奔尼撒战争打了几十年,持久战争的第一个问题是士兵需要长期服役,这对以地主和农民为主的公民兵是很大的负担。传统的希腊战争一般选在夏天,避开农忙时节,因为交战双方都是地主和农民,胜者就算打赢了,毁了敌人的粮食,自己也得赶回家收割自家粮食。所以古希腊有一句谚语:“夏天、收割、战争”。

可战争一旦演变成拉锯战时,士兵就没时间解甲归田,必须枕戈待旦,随时应对进攻。尤其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经常派出远征军到远离雅典的地区作战,使得士兵无法照顾自己的农田,在此情况下,为了让士兵安心战斗,雅典就必须给士兵发“工资”以补偿损失。

修昔底德(Thucydides)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记载:雅典支付给每名步兵和弓兵每天3个奥波勒斯(小银币)的工资,而骑兵则为1个德拉克玛(大银币)。这种支付金钱作战的方法改变了希腊传统的军事文化习惯,使得以公民为基础的民兵制名存实亡,一旦公民失去了保卫城邦的义务和能力,他们的社会地位和权力也就逐渐丧失了。

修昔底德(Thucydides)

海战的变化

在海上,雅典借助强大的海军力量,可以攻击重装步兵攻击不到的地方,不断迫使斯巴达的盟邦受到损失。由于海军的攻击效率很高,服役于海军的平民阶层地位得到提升。希腊时代的三层桨帆船主要依赖人力划桨,这些工作非常辛苦,精英根本无法忍受,所以一般由穷人担任。此外,贫民由于买不起重装甲和大盾,也只能当划桨手和轻步兵。

由于希腊实行了焦土政策,放弃了城邦周围的土地,故而重装步兵除了劳师远征之外,并没有多大作用,相反,海军和轻步兵却在战争中屡立奇功,不仅分化打击了敌人,同时,还从海外运回了粮食,喂饱了因被围困而陷入饥饿的雅典。雅典人对于海军的评价,明显高于重装步兵。

纵观整个伯罗奔尼撒战争,本来权利较少的下层公民和无权利的平民,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而那些精英阶层由于只愿意充当重装步兵,不愿成为舵手、水手和划桨手,所以他们对城邦的贡献不大。本来就贡献就小,再加上人数较少,但他们却掌握着公共权力,这是不合理的现象,于是雅典的政治天平开始发生倾斜,下层平民的话语权不断扩大,由于最终雅典败给了斯巴达,精英阶层的公民被认为是战败的罪魁祸首,在群情激奋之中,精英政治退出了雅典历史,大量平民开始参与城邦的决策,左右城邦的发展,以人数多寡作为公共标准的雅典式民主最终形成。

平民的胜利

雅典军事改革对社会权力进行了很大的改变,间接推动了民主制度在雅典的发展,这可以说是一场平民的胜利。从公平角度来看,对城邦贡献最大,能够保卫公共安全的群体,自然应该获得公共权力。

一开始,雅典精英们组成的重装步兵确实是城邦的保护者,所以他们掌握着权力,后来因为作战样式的改变,雅典不得不进行军事改革,降低了对重装步兵的倚重,开始依靠平民为主的海军和轻步兵。这些平民操纵战舰击败敌军,扬威大海,为雅典带来的胜利和利益远超过那些出生良好,地位高贵的精英,因此,平民自然而然地顶替精英获得了城邦的公共权力。在雅典历史的末期,一场军事改革引出的政治改革,最终将古希腊的民主制度推向了高峰。

参考资料: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修昔底德

《希腊波斯战争史》希罗多德

《西方政治思想史》徐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