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具文化中的审美意识漫谈之四:清新

发布时间:2019-12-23 聚合阅读:
原标题:中国家具文化中的审美意识漫谈之四:清新在中国家具研究和鉴赏史上,王世襄先生是横绝古今的一位大家。他提出的关于明式家具品鉴的“十六品”说,不仅意义重大,而...

原标题:中国家具文化中的审美意识漫谈之四:清新

在中国家具研究和鉴赏史上,王世襄先生是横绝古今的一位大家。他提出的关于明式家具品鉴的“十六品” 说,不仅意义重大,而且影响深远。本号前面几篇与诸位看官分享了简约、淳朴、典雅、雄伟等几个重要观念,下面来探讨一下:清新。

清新的本义很简单,就是新颖不俗气;清爽而新鲜。可以用来形容气息和水,也可以假借一下用来形容诗歌美文。比如我们可以说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四句写了四种景色,有动景,有静景,语言清新生动。 宋代诗人苏辙《次韵任遵圣见寄》:“诗句清新非世俗,退居安稳卜江天。” 都是说诗句富有情意,自然朴实,又真切感人。给人的感觉如同呼吸到了清新的空气或者畅饮了清新的水一样。宋匡业《梅花》诗:“不染纷华别有神,乱山深处吐清新。”也是说的这个意思。

我们再看一下对王世襄先生影响巨大的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在《二十四诗品》里,并没有清新者一品,与之近似的是第十六品“清奇”。司空图是这样品题“清奇”的,“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屟寻幽。载瞻载止,空碧悠悠,神出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

按照白话文的方式言说就是,“在苍翠秀美的松林中间,出现漾起波纹的溪流。天气初晴,小雪覆盖着沙滩,河的对岸,停泊着一叶渔舟。俊逸的人好像白玉般高洁,迈开脚步寻访幽静的美景,他在又行又止,仰望蓝天悠悠。神采显得多么高雅奇特,风度恬淡使人难以描绘。像黎明前的月光那样明净,像初秋时的天气那样清秀。”清奇的诗要用清奇的词语来表达,司空图的这首赞,本身就勾画出了一副很美的清奇之意境!中国古代传统美学讲求,以情入景,以景抒情,心与气合,象在意中。用诗歌表达清奇之境、清奇之感,非清奇之景不能成全。所以司空图在描述清奇之感时,连用了“群松”、“晴雪”、“寻幽”、“空碧”等几个意象来说明。在司空图的美学观念里,清奇倒真不是如水和空气一样具象的东西,而是一个清奇之境!水和空气可以清,但不能奇。所谓清奇必然是一种情境。

好,我们再来看看黄钺的《二十四画品》。黄钺的《二十四画品》里也没有清新这一品,但第十四品是与之近义的清旷。他认为,所谓清旷是,“皓月高台,清光大来。眠琴在膝,飞香满怀。冲霄之鹤,映水之梅。意所未设,笔为之开。可以药俗,可以增才。局促瑟缩,胡为也哉!”

用白话文翻译一下就是。“(清旷)像明月高台一样,到处都是清光。把古琴放在膝盖上,焚香的气息满怀。高飞的仙鹤,映照水面的梅花啊。构思还没成型,手中的画笔先开始运作了。(这种境界)可以治俗气,可以增才气。这个时候抠抠缩缩的,就太不成体统了吧。”

“清”是一种雅洁不俗的境界。胡应麟在《诗薮》中解释“清”为“超凡脱俗之谓。”如高台上鼓琴,超然若仙。“旷”,是幽远、空旷,不仅是一种虚静清朗的心灵境界,也是一种博大超然的处世态度。清故静,旷故远。所以,“清旷”的心胸作为审美构思的最佳场所,表现在山水画中就是静而远的澄澈境界。这种澄澈的境界,能“药俗”。 旷达的境界就是达观的面对如白驹过隙般的人生,超脱了尘俗的羁绊,人生便能悠然自在。所以在山水画创作中,只有拥有旷达的心态,才能创造出清静无为的山水境界,这种境界是超越生命中束缚的,无欲无所求的超然境界。

这样看,黄钺的清旷比司空图的清奇更具象了一些,在司空图那里强调的是诗歌的情境,而到了黄钺笔下,更重视这种作者本身的境界和输出作品身上自带的气质。据说黄钺在主持平阳试院时,西望姑射山,感慨万千,随性赋诗。诗云:“弹琴吹笛明月上,但有清旷烦忧删。”清旷可减烦忧,何其快哉!

把话题收回来,再看看前文开头说的王世襄先生提出的清新这一审美观念,是不是有所本,而且又有新的发展呢?从诗到画再到家具,是一个不断具象化的过程。在审美的过程中,也是从情境到境界一路演化过来的。所以,当我们面对一套造型精美,制作优良的明式家具时,或许能发现它身上的清新之气。此时此景,清新之气也就不仅仅是家具本身所有,也是设计制造者意趣的表达,也是你自己身上所宝有的清新之气的自我表达和回应!